是中国的传统
2018-09-09 15: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有为打黑降温的论调,即避免过激,以防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危害经济。打黑逞现的不仅是正义之师的雷庭力量,更是智慧,打狠还要打准。如果收回来是为了更好地出拳,防止打草惊蛇影响后续行动,眼前的平静值得期待。

众所周知,打黑也好,反腐败也好,动辄就是窝案。早前的厦门远华案,厦门海关涉案人员达160多人,占全关总人数的13%,但受到刑事处理的不过20多名,武汉中院的腐败窝案,公开披露的是13名法官和44名律师涉案。法不责众,是中国的传统。原因是涉及的人多了,投鼠忌器,要考虑影响。所以,我们常见在打击的同时,会伴生“挽救教育”的字眼,这其实是给法不责众找一个台阶下,主要是怕受创面太大而有伤根本。这种不敢动真格的做法,看似区别对待,有保有压,讲究了灵活性与艺术性,既有原则,又有策略,给错误不严重者以重新做人的机会,实际是大事化小,损害了司法公平与威信。

不仅是黑恶势力的冰山还未浮出,就是内鬼的暴露要说彻底也为时尚早。虽然已有100名警员被处理,但会不会有更多的内部人士波及,显然还难以预测。目前的平静,是孕育着一场更大的打黑风暴,还是从此刀枪入库,实现打黑的软着陆,一切皆未可知。

自今年6月以来,重庆警方成功破获黑恶势力团伙104个,陈明亮、马当、陈坤志、黎强等一批重量级“上层人物”落网,引起各方震动。同时,拔出萝卜带出泥,重庆公安系统已有2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因涉黑被掀翻落马,尤以原公安局副局长文强的被双规成为打掉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标志性事件。(9月1日《广州日报 》)

法不责众在司法实践中的屡被运用,加深了这一传统观念的固化,助长一些人的侥幸心理。“大家都这样,不会有事的”,于是,上行下效,你行我效,事实上,不少腐败分子落网后坦承是受潜规则的影响,有不搞白不搞的从众心理作怪。所以,破除法不责众的宿命至关重要,不仅可以当头棒喝抱有这种思维的心存侥幸者,起到强大的威慑作用,又保证了司法公正。

目前,重庆打黑进入敏感期与深水区,由于前期的行动只是揭开了一个盖子,随着案情的突破,势必会有更多的牵连者被扯出。据报道,时至今日,嚣张在重庆街头的“光头帮”、“平头党”的详细身世仍不明了。有老板哭诉被敲诈了5000万,但追杀他的人仍没有归案。

如果重庆打黑就此鸣金收兵,进入善后阶段,其风暴的威力就要打折扣,也可谓了无新意,令人失望。看重庆打黑,就看其打多深多广,惟真正能斩草除根,一竿子捅到底,才具有标本性的示范意义。

这次,重庆的打黑能不能跳出法不责众的怪圈,会不会忌惮涉及的人多了而罢手,让人拭目以待。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真正做到除恶务尽,还是见好就收,脱不了运动式执法的形式主义巢臼,令人担心。因为有专家就说,“对于黑恶势力组织我们目前只能说打击和控制,说‘消灭‘在短期内不可能实现。西方的黑手党,我看连能消灭的迹象都没有。”这种论调让人灰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oldmedalpm.com手游平台app排行榜,玩棋牌游戏输了几十万,可以兑换的棋牌平台大厅版权所有